Follow Us

Bla Bla 雜談

2021.06.07
添翼月刊NO.52 用電子樂創造出華語流行新浪潮 專訪金獎製作人黃少雍

電子樂風這幾年在台灣發展漸漸純熟,越來越多流行音樂結合,打造舞動繽紛感的旋律。去年以阿爆《母親的舌頭》專輯在金曲獎大放異彩的黃少雍,2013 年成立派樂黛音樂廠牌,開始致力創作華語電子音樂,獨特鮮明風格,開拓大眾對電子樂的全新想像,此外他也參與多位歌手編曲,包含正在努力趕工的盧廣仲新專輯,以及陳綺貞的演唱會,透過他的巧妙創意,如同音樂魔法師,激盪不同火花,也刺激樂迷聽覺驚喜。

學霸級音樂人

從小就接觸音樂的黃少雍,其實有一位「院長級」父親,爸爸是現任考試院長也是前任教育部長黃榮村,在政壇擁有諸多貢獻,然而音樂這條路,卻遇到許多來自父親的質疑。雖然國小學鋼琴、國中學小提琴,培養自身音樂興趣,但大學玩開始 Band 迷上重金屬後,父親便對他的音樂之路不慎理解,總覺得很吵,後來成為樂手,開始幫歌手彈奏,也在台上有許多演出機會,他特別邀請父親來看,才漸漸了解兒子專注在自己喜歡的領域,進而不再干預。

事實上黃少雍擁有學霸級學歷,頂著台大生物化學與分子研究所碩士光環,前途一片看好,仍擁抱他最愛的音樂,一邊工作一邊玩音樂,直到 30 歲才正式轉行擔任職業樂手。他笑說:「剛開始為了不讓家人失望,我還去報考博士班,但念了一個月就休學,後來父親也不太管我,只要我做得開心就好,反而現在把希望寄託在孫子身上。」黃少雍表示,父親從不太能接受到參與現場支持,甚至還會分享給朋友,儼然就是頭號樂迷。 

鑽研電音成立派樂黛廠牌 打造金曲專輯

大學開始組團後,黃少雍嘗試觸及不同樂種,意外對電子曲風產生興趣,英國的 The Chemical Brothers、法國的 Air,讓他開啟聽覺衝擊,進而研究起合成器,一頭栽進迷離電子節拍世界。成為職業樂手之後,黃少雍也學習編曲,並融入自己喜歡的電子風格,有感華語樂壇鮮少有專門做電子音樂的相關廠牌,2013 年特別成立派樂黛唱片,獨立製作發行台灣特色電子作品,多次贏得金音獎殊榮,去年與阿爆攜手的《母親的舌頭》更奪下金曲年度專輯大獎。

回顧與阿爆合作,他表示把母語跟電子樂風結合是一個極為大膽的嘗試,也因為沒有樂器的限制與包袱,加上聽不懂歌詞,反而玩得更隨性,多方嘗試下,完成流行與藝術兼具的作品,並獲得市場大力肯定。

第一個職業樂手獻給盧廣仲

談到黃少雍的樂手身分,跟盧廣仲有密切關係「我第一個職業樂手身分就是跟廣仲合作,從錄製《慢靈魂》專輯、西門紅樓早晨開唱,再到 Legacy 連唱六場,都參與其中。」也因為跟廣仲培養絕佳默契,後續專輯編曲或是演唱會音樂製作,黃少雍都在名單之中。

回想 10 年前合作的趣事,他聊到「幫廣仲編曲最有挑戰的事,就是把他自己的創作交給別人來處理,廣仲常會加入新的想法,有時覺得鼓聲不夠重,或是希望再加些別的樂器潤飾,隨時都有新靈感冒出,須要花許多時間討論最適合的方式,避免讓原有曲子失去味道,還得做到新的突破,兩者之間必須拿捏恰到好處。」黃少雍也表示,當初《慢靈魂》專輯是在捲毛老師家跟廣仲及小虎一起編完,整個過程很有機、自在,甚至有些歌用 Jam 的方式完成,當下也領略到不少編曲技巧,並累積自我實力技能。

近期黃少雍讓廣仲有不少新嘗試,2019 年「大人中」演唱會開場一連串電音組曲便出自他手,酷帥強烈低頻節奏,把小巨蛋搖身一變成巨大舞池,不但打破歌迷對廣仲的印象,也成為新專輯風格的轉捩點。正在忙著製作與編曲的他偷偷透露,廣仲新專輯調性跟以往不同,融合都會電子節拍之外,也保有他獨特個自然個性,絕對給歌迷全新聽覺驚喜。

為綺貞編曲 大讚綺貞是合音王

至於跟綺貞的合作,最早回溯到 2012 年「當時我被找去參加滾石 30 年的西安場,代班幫忙彈〈旅行的意義〉,就此開啟跟綺貞合作的緣分。」包含演唱會編曲、專輯編曲,黃少雍讓綺貞音樂哲學輪廓,多了新的想像延伸。

上一張《沙發海》專輯,黃少雍負責〈跳舞吧〉編曲,以彈跳感十組的電子節奏,展現律動舞蹈一面。「最早是小虎找米奇幫忙,後來米奇也來請我一起完成,處理一段加速 drum & bass 間奏,不過最後成品有聽到小虎再加工吉他聲響,讓整段變得更兇猛。」這並非綺貞首次挑戰電子樂風,過去她曾在 The Verse 大玩實驗電子,夢幻詩意的顆粒節奏,讓黃少雍感到欽佩,也認為沒有包袱做自己喜歡的音樂,是一件幸福的事。

幾次合作之後,彼此也有私交,還曾一起去唱歌,黃少雍特別大讚綺貞是合音王,每一首歌能從頭合音到尾,還笑說:「沒聽過有人在 KTV 合音還這麼好聽。」他也透露,近期正在忙演唱會相關編曲製作,希望在疫情之後,給予大家新的能量。

不同身分的成就

黃少雍目前擁有廠牌主理人、編曲、樂手等多重身分,作為一位各司其職的音樂人,也在身分上獲得不同成就。「雖然做廠牌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,常必須為錢煩惱,但能幫自己旗下的音樂人完成夢想,帶他們的作品到更遠的地方,甚至結合主流樂風,都是最大成就來源。」他也坦言台灣電子音樂仍有許多努力空間,需要給聽眾更多教育。

至於作為一位編曲者,需要汲取大量音樂素材,有利發揮自己的想像力,偶而還是會透過購買新的 Sample,或是聽世界音樂來挖掘新的 Beat,再配合製作人的需求調整,例如音色要明亮,或是樂器的表現。他也表示,編曲主要目的,雖然是幫原曲增添色彩,但若能跳脫既有想像,替歌手的事業更上層樓,或是為演唱會氣氛達到目的,令觀眾留下深刻印象,那就代表成功了。

給予年輕人建議

「勇敢嘗試犯錯是必須練習的課題」,面對越來越多年輕音樂工作者,黃少雍希望大家不要怕面對錯誤,因為犯錯才能認識自己的缺失,他也提到「大方展現自己想做的東西」,平台多元的時代下,每個人都有機會展現作品,最重要讓大家知道你對作品的熱情。最後他則表示「不要全都聽別人的意見,懂得自我思考」別的經驗固然寶貴,但不全然適合用在自己身上,懂得吸收跟判斷,才有機會讓自己更加往前。

back to list